醫療資訊
好晴天身心診所

《心晴專欄》我們該如何接住殞落的生命?

我們該如何接住殞落的生命?

文|王豊鳳 實習諮商心理師

看到那篇關於台大生的文章,心裡的感受是複雜且沈重的。「死亡」每天都在發生,在我們安逸地吃飯、看劇、工作時,都可能有人默默死去,可能有人在哪處,決定結束生命。

在諮商室裡,個案很常問的問題是:「生命的意義是什麼?我為何活著?」很多時候,我難以回覆這些問題,關於生存、關於人生這個問題都是大哉問,且就我所知,我認識的人們都依然在思考這個問題的路上。

到底我們的教育怎麼了?

當他看著同系所的大家,可以如常的讀書、考試,而只有自己不能時,這樣的孤獨及無助是巨大的。​
「為什麼我不能像正常人一樣?」​
「為什麼我會卡在這裡這麼久?」​
「為什麼我這麼沒有用?」​
我相信這些問句一定曾盤旋在他心頭,因為很多來到諮商室的個案都有這樣的感受,只是大家鮮少對外訴說這些無助。

而這衍生出的問題是:「有用」是誰定義的?而所謂的「正常人」到底是指什麼樣的人?

很多時候,我們內心的不平衡來自於「比較」。​
而我們社會中,的確存在著各式各樣的攀比,比孩子、比成就、比學歷、比成績、比房子、比車子⋯⋯但凡你想的到的,都是可以被拿來攀比的。

而當我們周圍的人看似都比我們優秀時,我們會如何想自己?

留言中有人提到,「為何台大生那麼多自殺?台大怎麼了?」

台大的孩子也是人啊,你有的困惑與苦痛他也會有,只是如今大家對「台大」這樣的第一學府有很多的關注與期待,認為他們都是優秀的人才,這麼優秀又看似有大好的前途,為什麼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?

這邊先不討論這種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的風氣,也不討論「台大=好前途」這樣的迷思,這裡只單就討論「比較」這件事。

台大的孩子,他周圍的同儕都是台大的,他並不會覺得自己多厲害。相反,看著已經很厲害的同學,在各方面卓越又努力時,壓力排山倒海的來。​
(這是比較出來的,好比說你的資產有1000萬,在你的生活圈裡算是平均值,那麼你還不會太痛苦,但當你的生活圈的平均資產變成1億時,你就會感覺自己過得很拮据。)

-比較使人痛苦,而要人不去比較,卻是那麼的難。

社會上對成功的崇拜太大,現今的成功又和經濟掛勾,和社會地位掛鉤。我們生為人,很自然地想追求被接納、被認可,希望在這個社會中有自己的歸屬,希望自己能創造價值。正是這些想法將我們困住,故而受苦。

-我們身陷囹圄,該如何突破?

首先,我們要知道,生命中有高峰及低谷,面對人生無常,突然其來的挫折、打擊幾乎是無可避免的,而我們如何有信念、態度陪伴自己度過難關,是關鍵。

「世界很大,這裡容不下我,那麼山不轉路轉,容不下這樣好的我,是他的損失。」曾經我的朋友面對挫折時他這麼說,我覺得他充滿智慧。​我們難以改變環境,但世界很大的,這條路走死了,退幾步可能會看見不同的風景。

我們所在意的成就、學業,在死後都是雲煙。​而生命不只有這些,生命中還有許多對自己而言重要的人,和他們建立連結是重要的。​我們如何與他人建立良好的關係,讓他人接住你,讓你有機會接著他人,形成一種互相的安全網,這是需要時間打磨練習的。

生命中,出了學校、出了工作單位,你還有許多角色,子女、父母、朋友⋯⋯這些角色的重量不會比學生、員工來得低。而角色之外,我們還有自己,我們如何接納自己的不完美,如何和自己的不足共處,如何在獨處時也能感覺自在,也是需要練習的。

🌱當你覺得城市讓你喘不過氣,去山上走走吧,去聽聽溪流的聲音,赤腳接觸草地,感受柔軟的草碰觸腳底,濕潤的泥土沾附指尖,重新找回和大自然連結的能力。​
找到讓自己平靜下來的方法,如果自己找不到,可以尋求專業的協助。

給自己一點耐心,有時我們只是需要時間來學習,並不是自己無能,就像你一開始學習說話那樣,慢慢來,慢慢地在和這個世界建立連結。在這個過程中,你或許會發現,自己在改變,對自己的害怕、恐懼有多一層覺察,之後再學著接納,以達到平衡⚖

留言

Close Menu